造假、暴雷和约谈,2020“翻车”企业大赏

电商报 阅读:28511 2021-01-04 18:00:45

转眼间,2020年已经过去。如果给这一年的互联网加个注解,那一定是“翻车”。

诸多前途大好、光芒四射的名企都在2020年跌下了神坛,让吃瓜群众猝不及防: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瑞幸造假

首先不得不提的就是瑞幸咖啡。

瑞幸咖啡一直被誉为商业奇迹。

2018年,瑞幸横空出世,开出了两千多家门店。到2020年1月,瑞幸咖啡已经遍布全国44个城市,拥有超过4500家门店。算下来,月均开店一百多家。

4500家咖啡门店、疯狂的补贴优惠,和各种匪夷所思的跨界,共同构成了这个“中国版的星巴克”。

2019年5月17日,瑞幸在纳斯纳克敲响钟声,更是给其轰轰烈烈的商业进程锦上添花。

然而让谁都没想到的是,这家“民族之光”竟然在造假。

1月底,浑水推特发布了一份做空瑞幸咖啡的特殊报告,直指瑞幸咖啡捏造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

那个时候瑞幸甚至还在严正辟谣。

然而4月2日晚间,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在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间,首席运营官刘剑和部分员工伪造业绩22亿元人民币。也就是承认了造假。

22亿元人民币是什么概念?

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间,瑞幸的大概收入是46亿元左右。也就是说,伪造的金额占了近一半。

一时之间举座哗然。

瑞幸市值直接蒸发近50亿美元,其后一路狂跌。

这还不够,造假事件就如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瑞幸自曝造假时供出的COO刘剑和瑞幸咖啡创始人兼CEO钱治亚很快离职。瑞幸董事长陆正耀也被证监会处以30万的罚款。

6月29日,瑞幸在纳斯达克停牌。这距离它上市,仅有一年时间。

12月17日,针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瑞幸的指控,瑞幸交了整整1.8亿美元来和解。这成了中概股史上最大的罚单。

尽管瑞幸还是正常运营中,但它的造假事件注定成为2020年度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商业事件之一。

蛋壳暴雷

瑞幸还只是在坑股民,而这家企业直接坑起了消费者。

蛋壳公寓,一直都是长租公寓的头部企业。

它成立于2015年,诞生当月拿到了天使轮融资,4年内共融资7轮,最终于2020年1月份在纽交所上市,市值达27.4亿美元。

要知道,上市的中国长租公寓服务商也就两家,一家是青客公寓,另外一家是它。

就规模来说,蛋壳公寓的体量居行业前列——管理房源达40多万间,房源覆盖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13个城市。

也就是说,只要在大城市租过房的年轻人,想必都听说过蛋壳公寓这个响当当的名字。

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它的崩盘来得这么快。

6月18日,蛋壳公寓发布公告,透露出创始人高靖被相关地方政府调查。外界传言其涉嫌侵占国资。

创始人被抓之后,连年的亏损加上金融杠杆游戏的崩盘,让蛋壳公寓一路下坠。

租客惊觉,房屋开始断网,保洁阿姨也很久没来了。退租后,蛋壳公寓也一直不退还押金。

供应商皱眉——蛋壳公寓欠款超百万,从去年开始就不给钱了。

蛋壳公寓子公司百家修维修人员犯难,蛋壳又在拖欠薪资了。

而这最终酿成了一场维权大战。

10月,有媒体爆出蛋壳公寓北京总部被数百人维权,包括退租金的租客、收房租的房东,甚至还有蛋壳的工作人员在讨薪,现场爆发了肢体冲突。

不止北京,杭州、深圳等地的蛋壳公寓总部也持续陷入客户上门追款风波。

他们没日没夜地守在这里,叫嚣着,怒吼着,谩骂着,哭泣着,等待着资本家给他们一个交代。

还有的人预谋着将房客赶出房子,撬锁、断电、扔行李,无所不用其极。打工人抓狂、报警、甚至自杀,在走投无路之后坠入了深渊。

蛋壳公寓的市值由上市时的27亿美元暴跌至如今的5.67亿美元。高管走的走,逃的逃,徒留一地鸡毛。

蚂蚁暂缓上市

2020年,关于蚂蚁集团的消息更是如同扔进深水的重磅炸弹。

7月20日,蚂蚁集团宣布启动在上交所科创板和港交所主板同步上市计划。

当这个全球最大独角兽宣布该消息的时候,整个互联网都沸腾了。

有人忙着计算蚂蚁集团员工获得的财富——假如蚂蚁集团市值真的能到达3万亿,那就意味着一个管6-7人的小组长,手里的股票价值就接近1000万人民币。

还有人忙着回顾蚂蚁集团的峥嵘历程——这是一个历经波折但最终将达到圆满的传奇故事。

然而这个一路载歌载舞,闹得轰轰烈烈的造富神话,却在几个月后被按下了暂停键。

2020年11月3日晚间,上交所公告称,暂缓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科创板上市。随后,蚂蚁集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同时进行的主板上市亦暂缓。

轰轰烈烈上市和一夜叫停的强烈对比,让蚂蚁集团顿时站上风口浪尖。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上,这件事情爆发了数以亿计的讨论热度。

外界猜测,这件事情之所以发生变化,主要是因为监管层出台的网贷新规将对公司业务和估值产生重要影响。而且,蚂蚁集团的微贷业务还存在高杠杆带来的风险问题,需要严加防范。

2020年12月26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约谈了蚂蚁集团。

约谈内容指出了蚂蚁集团经营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公司治理机制不健全;法律意识淡漠,藐视监管合规要求,存在违规监管套利行为;利用市场优势地位排斥同业经营者;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引发消费者投诉。

每一条都直指蚂蚁集团的要害。看来,蚂蚁集团这场财富盛宴,只得延后举办了。

资本只手遮天、呼风唤雨的时代将过去

2020年翻车的企业还有很多,比如韦博英语、优胜教育等等。但上述三家企业的翻车,可以说是社会影响最大,波及最广的例子。

我们可以从中发现一些共通之处:

比如企业原来最擅长假装若无其事。

瑞幸咖啡在自曝造假的那天,陆正耀还在朋友圈里晒出一张二次元的瑞幸海报,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供应商都找上门来了,蛋壳公寓的官微还依然在发天气预报。

而蚂蚁集团这边,如果不是上交会披露公告,很多人根本不知道它存在着风险。

每家企业都在竭力装作岁月静好的样子,直到洪水滔天才不得不低头。

又比如,做企业变成了金融和杠杆手段大行其道的事情。

别人的咖啡机只能冲咖啡,瑞幸的咖啡机却可以当融资上市的工具,硬生生变出钱来;

蛋壳公寓,则利用一本万利的租金贷沉淀大量资金,换取高速增长的空间,结果坑惨了负债的年轻人,将金融的黑暗面展露无遗;

而重庆市前市长黄奇帆曾表示,蚂蚁集团把30多亿元本金,通过“资产证券化”加银行贷款的方式往复循环,放出了超过 3000 亿的贷款。

这样的套娃式操作,意味着蚂蚁集团基本不需要付出什么成本,就能发横财,然而一旦崩盘,后果不堪想象。

哪种方式最能快速赚钱,它们就用哪种方式。其实这正反映了中国互联网企业普遍存在的浮躁和功利心态。

此外,这还都是资本意志甚嚣尘上的结果。

瑞幸和蛋壳在狂奔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出它们的商业行为不太符合市场规律,但这并不妨碍资本在从中赚得盆满钵满,并对市场造成重大影响。

蚂蚁集团这个庞然大物,如果不是因为暂缓上市,很少人会开始警惕资本的力量。

在过去的十几年,互联网企业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所有人都对它们抱有崇拜和感激。然而从2020年开始,大家开始重新审视这些互联网企业的存在。

越来越多人发现,有些企业只追求快速套现,而全然不在意市场经济的运行,不在乎科技和创新。而它们最终造成的破坏,可能需要全社会来买单。

不过,它们的翻车,也证明了一件事:资本只手遮天、呼风唤雨的时代将过去了。只有真正踏踏实实做事,造福社会,才能迎来春天。

作者:小小高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