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隆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回到巴马县人民法院再审

界面新闻 阅读:29585 2021-01-02 15:01:21

记者。 |王飞

编辑。 |曹林华

建成8年后,广西巴马县第一大楼仍在荒废。

这个全称为巴马商贸中心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无论是地区还是规模,在当地都是最好的。

。 但是,8年来,这个明星项目不仅完成晚了,施工者追究工程费用,购买者集体要求提供住宅,项目开发者杨光隆被指控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至今仍在拘留所。

现在巴马的房价已经远远超过了周边的郡,但巴马商贸中心的僵局还没有破裂。

界面新闻发现,意外的事情不断破坏了这个明星项目。其中政策的变化和信用风向的突变也是许多县域小开发者面临的共同课题。

2020年12月7日,接口新闻记者从杨光隆的辩护律师那里得知,杨光隆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回到巴马县人民法院再审。

巴马最大规模的商圈

在巴马寿乡大道上,巴马商贸中心的四座灰色大楼备受瞩目。项目尚未完成,围栏至今尚未拆除。

据说应该早点完成,但多年没有动静了。巴马商贸中心对面的店主告诉了接口新闻。

10个被联合国老龄认证的世界长寿之乡中,巴马瑶族自治县是最早打出健康产业旅游招牌的地区。

常年温暖湿润的气候,高于内陆城市几十倍的负氧离子含量,每年都吸引着很多养生爱好者。

同样喜欢这个风水宝地的房地产经纪人很多,杨光隆就是其中之一。

从2005年开始,宜州市金龙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宜州金龙公司)的上司杨光隆陆续在巴马建立了当地的第一个商业住宅区,这也是巴马显示的第一个电梯住宅区。

房子很受欢迎,资金回收也很快。杨光隆的儿子杨庆才回忆说,顺利开发了两个项目,杨光隆对巴马的房地产项目有信心。

2012年,杨光隆以8500万元的价格拍摄了位于县中心的巴马商贸中心区划。根据计划,该项目最高为32层,包括700套住宅和200家商店,建成后不仅是巴马的第一栋大楼,也是巴马最大规模的商业圈。

按照我父亲的计划,拍完地块后,用剩馀资金建设,以项目为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取得预售证后,通过预售回收资金,继续建设直到完成。如果一切顺利,最多可以在三年内完成交货。

信用调整引发蝴蝶效应

杨光隆没想到的是,这个看起来万无一失的项目,竟然延长了3年才正式开始。

2012年1月13日,巴马县国土局与金龙公司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转让合同》。国土局约定在2012年5月30日之前将宗地转让给金龙公司,土地用途是商业住宅建设用地。

但巴马县国土局在委托拍卖土地之前,没有转让土地,交付土地已经过了273天。

很多事情都变了。杨庆才说。

危险信号接踵而至,银行拒绝宜州金龙公司贷款。当时有土地的时候,巴马的3家银行积极地询问了贷款的需求,但是我们拿着5证明书,银行说信用政策很紧,不想贷款。

据财经新闻报道,2012年6月20日,中央银行将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提高0。5个百分点,大中型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达到21。5%的上位。这是房地产信用规模缩小的明显信号。由于信用紧张,中小企业融资越来越困难,许多地方暂停民间贷款公司的房地产抵押业务。

那两年是中小企业融资最困难的时候,很多企业只能靠民间贷款维持,资金链断裂而死亡。中国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陈启德说。国泰君安的房地产研究报告显示,2012年住宅企业资金不足量达到1。35兆元。

在建设途中多次搁浅

银行信贷之路不通,杨光隆转向寻求私人贷款。

62岁的杨光隆只有高中学历,但在建筑行业多年来,也有很多商业伙伴。

2012年前后,杨光隆把房地产抵押给47个朋友借贷。我们还是想做项目,暂时失去数百万利息,受不了。杨庆才说。根据一审判决书,这些债权人以前和杨光隆有交易,曾经的商业伙伴兰军认识杨光隆十几年,2012年,杨光隆说投资巴马商贸中心项目,资金周转不开。兰军实地考察后,相继借给杨光隆1300万元。

但是,这些民间贷款将来成为杨光隆被指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原因。

巴马县国土局交付土地后,项目又挂在《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上。2015年6月,杨光隆从县住宅建设局得知,计划重新调整,容积率从8开始。0下降到6。5、原计划的32层大楼现在只能建成21层。根据新的计划,我们的土地转让金增加,之后可预售的商社也减少了。杨庆才说。

巴马县住建局局长蒙绍兴告诉界面新闻,当时广西自治区政府对巴马建设项目制定了控制计划方案。

2015年5月,需要资金的巴马商贸中心开始预售时,一次销售了8000万元以上。

杨庆才表示,当时项目整体资金不足已超过亿元,大量工程款未支付,贷款人利息也必须偿还。

最终,这8000万元回收资金,只有4000万元用于支付工程费用。

长期负债最终压垮宜州金龙公司。巴马商贸中心建设到16层时,金龙公司再次资金链断裂,杨光隆无法支付剩馀8000万工程费用,施工方广西建设集团建设工程总承包有限公司(简称建设总承包公司)停止施工,向法院申请检查巴马商贸中心的建设住宅。

随后,杨光隆开始寻找合作伙伴,共同投资完成建设。但尴尬的是,小物业公司拿不出那么多资金,大物业又看不上这样的项目,不愿意投资。

2016年,想尽各种办法后,杨光隆仍无法避免巴马商贸中心项目完全停止的局面。

多次沟通失败后,杨光隆起诉巴马县国土局,要求巴马国土局支付逾期土地违约金,返还建筑容积减少的土地转让金。最终,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巴马国土局赔偿1986万多元。但是,到2019年巴马国土局二审败诉后,这笔钱正式实行赔偿。

这是县域小开发人员面临的普遍情况,由于自身风险抵抗力差,没有政策和资金支持,容易倒下。中国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陈启德说。

救命稻草成为致命的一击

由于房间交付延误,工程费用也没有结算,当时的巴马商贸中心已经成为大众的目标。

2018年,巴马县政府发布了《关于依法处置巴马商贸中心腐烂大楼问题的通知》,成立了以副县长为首的巴马商贸中心大楼工作组,统一协调处理。《通知》还宣布将启动宜州金龙公司破产程序。

这意味着杨光隆6年的明星项目将以失败结束。此时,一位自称拥有8000万元流动资金的南宁老板廖团芳出现,杨光隆视他为最后的救命稻草。

双方立即签订协议,廖团芳成立广西赞扬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西赞扬公司),全面负责巴马商贸中心项目的继续建设。双方约定,广西赞凡公司负责项目继续建设,期间固定投资回报3000万元,项目其他收益由宜州金龙公司所有。

但注册资金仅200万元的广西赞凡公司,入场两个多月后面临资金不足的问题,频繁更换施工部门。

期间,广西赞凡公司成立销售团队,以10万到20万的价格领取房地产存款。巴马县国土局赔偿的1986万元,其中700万元也分配给广西赞凡公司招聘的施工公司。这使杨光隆大不满,双方合作困难,巴马商贸中心完全瘫痪。

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项目未完成,压力越来越大。到了春节,一群人来县里说话。巴马县常务副县长、巴马商贸中心项目组长田寒露告诉界面新闻。

。 据

田寒露介绍,宜州金龙公司后期的不协助导致了今天的僵局。但谈到具体情况,田寒露拒绝接受采访。

2019年4月13日,杨光隆因涉嫌非法储存爆炸物而被巴马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副县长田寒露在接受北青报采访时表示,2016年,他们发现了杨光隆私藏爆炸物的问题,但为了推进巴马商贸中心的项目,没有深入追踪。2019年4月,我们依法逮捕杨光隆和他的另一个儿子杨庆忠,拘留,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协助他(项目建设),提交印鉴,财务共同管理,履行相关协议。

2020年3月,巴马县检察院向巴马县人民法院以非法储存爆炸物罪、追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起诉杨光隆。

一审判决书显示,检察官指控杨光隆为了满足巴马商贸中心项目的建设需求,以人民币180万元收购附近的采石场,在此期间,将未上缴的雷管运往旧仓库。

另外,杨光隆擅自以开发巴马中心项目资金紧张为理由,以商社和商店为抵押,月收入从3%变成5%。 吸收社会上没有特定人员的高利率贷款资金,用于公司项目的运营和高利率贷款利息的偿还。由于高利贷资金链断裂,项目停止,相关债权人的权利无法实现,进一步访问,社会影响恶劣。经鉴定,2011年1月至2018年12月,杨光隆向47人借款近8177万元。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76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的行为。

2010年12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发表了《关于审理非法筹资刑事案件的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说明》第一条规定,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行为必须具有非法性、社会性、公开性、利益性。

在法庭上,债权人梅川之一的证言表示,杨光隆在巴马住宅管理所的办公室工作时,在大家面前说想借钱建设巴马商贸中心工程。一审法院认为杨光隆主要是一对一借款,也有在其他单位办公室当众宣传高利率借款。由于借款人数众多,没有要求保密和限制信息传播的措施,必须向社会公开宣传。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表示,只有在其他单位口头表达借款,不足以向社会公开宣传,而且在47名借款人中,只有2名是通过其他借款人介绍借款的资金,也不能证明杨光隆有意公开宣传。

在认定是否向不特定对象吸收定金时,法院表示,尽管参与集资者大多是杨光隆的朋友,但杨光隆没有限定参与者的身份和人数,只要有钱就可以借,因此认定不向特定对象借款。

何兵认为贷款不是确定性的行为。法院表示,应该考虑是否限不能参加筹资的范围,是否限制了参加者的身份和人数来判断,实际上要求贷款行为必须有明确的计划,要求个人和企业按照这样的计划严格执行。但事实上,这种要求与私人贷款行为的特点完全不一致。巴西县法院的这种定义方法既不现实也没有操作性。

2020年7月21日,巴马县法院判融管理法律法规,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金额巨大,约定在一定期限内偿还本金,扰乱金融秩序,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5年6个月徒刑。法院判决追缴杨光隆约8177万人的违法收入,命令相关筹资参加者赔偿。

据杨庆才提供的资料显示,在被拘留之前,杨光隆累计支付了1亿元以上的各种利息,还没有偿还4000万元以上。我父亲进去后,借钱越来越难,以后很少还钱。杨庆才说。

目前,杨光隆已向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要求取消一审判决,改判自己无罪。

越来越多的非吸引事件

记者搜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自2015年以来,非吸引事件占所有发表事件的比例为0。21%逐渐上升到0。62%。

2019、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8年全国法院新收集的非法筹资刑事案件分别为5843起、7990起、8480起、9183起,比去年分别上升了108起。23%,36%。7%,6%。13%,8%。29%。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认为,近年来经济下降,许多民营企业无处融资,只能走民间贷款的道路,民间贷款中的贷款人相当部分通过筹资获得资金,这些因素客观地增加了非吸引罪判决。但是,如果司法机关不正确区分非吸引和民间贷款的界限,就不利于民间企业的发展。

长期关注县域房地产经济发展的中国金融研究院研究员陈启德表示,房地产领域的不正当筹资事件相当普遍,其背后的根本原因是小开发人员资金不足,融资渠道狭窄,通常以杠杆经济的方式一边开发一边找钱

2015年,他的团队对全国12个县域的小开发者问卷调查发现,项目开发时政策突然变化,信用门槛过高等问题的三分之一。

陈启德认为,国家金融机构应继续大力改善中小企业的融资环境,同时地方政府在房地产项目开发中保证政策稳定性、一致性,为真正想工作的中小企业服务。

巴马县住宅建设局局长蒙绍兴告诉界面新闻,优质项目到此为止,各方面都有责任。从政府的角度来看,如果我们撤去拍卖的话,就不会涉及到土地延期交付的问题,也许现在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所以,我们也吸取了教训,之后我们挂牌的任何地区都保证了网络转让。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