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刘先银《黄帝内经》三阴三阳的离合研究

慧见经典 阅读:40199 2020-11-21 06:16:42

原题:生活是刘先银《黄帝内经》三阴三阳的离合研究

1989年,我研究生态学、理学研究生、1992年,在清华大学中文系学习,葛兆光教授教授道德经,我们受益匪浅。

圣人不积累(圣人不擅自积累)要积累真理,分享道德文化。人越来越多(尽全力帮助别人,自己越来越富有),尽全力提高文化素养。它是文化的。和人越多(尽全力给别人,自己感觉越丰富)。尽全力给别人文化。

生活就是不断寻找自己。

在寻找自己的路上,带着智慧和喜悦,感谢和善良,不忘初心,温暖喜悦,幸福前进。

我能给的最珍贵的礼物是什么?

那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有这样的东西,我可以说是自己内在生命的美丽……

作为父母的人,不知道医生是不慈善的人,不知道医生是不孝顺的人。丈夫只有道路,善于贷款。看到朴素,没有私欲,没有绝学安心的出生,不依赖,长而不宰杀的尊重道德,天人合一,自觉自在。社会生活给我的最大启示是,很多人经历了几十年时代的车轮下,幸存下来的人们不仅坚强,而且信仰也很强。《道德经》有句谚语:人们经常以几成的价格失败。慎重始终如一,就没有失败。老子说:不要害怕光滑的人说你不成熟,不要害怕聪明的人说你不明智,不要接受别人推荐给你的生活,坚定,选择理想,倾听心灵的呼吁,拥有最丰富的人生。丈夫只有道路,善于贷款。

-题记刘先银,1992年,北京

60集大型电视纪录片《黄帝内经》讲解辞

《黄帝内经》首部医史篇

第15集杏林魂

中医史说:那个人不教,是为了失业,传达那个人,慢慢地泄露天宝。得到那个人是传的,不是那个人。不告诉合适的人,就是失去医道,反而告诉不合适的人,那就是泄露天机。

【摘要】中医史。一首歌,一首史诗。中医的灵魂,回到天地之间。

从伏羲开始,经过炎帝神农和轩辕黄帝,为中医塑造了永恒的灵魂。这个灵魂如此沉重,以至于每个能进入中医史的人都必须为此付出一生的心血。同时,正因为这个灵魂,我们才看到悬壶济世、光焰千丈的医学大师。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担心国家和人民的热血男儿。中医史是摇晃回肠的赞歌,是壮山河的史诗。

(浙江桐乡吕园)

吕留良,号晚村,浙江桐乡人。小时候很聪明。8岁就可以写文章,12岁的时候,连当时著名的文人都避开了前线。一生有东庄医事,评价医贯等医学着作和易经评价等哲学着作。17岁那年,明朝灭亡。满腔悲愤的吕留良,散布家庭财产,广交义士,推翻清政权。江浙一带的湖山间,满是吕留良艰辛的足迹。38岁时拒绝科学考试,被称为被革除秀才。50岁时拒绝官方推荐死亡。三年后,当地政府再次推荐,吕留良流血,剪了头发披上袴,说几乎可以抛弃我。吕留良隐居民间,为许多人治病,德高望重。吕留良病死后,雍正年间,文字监狱事件,雍正当局残忍地开棺杀尸,举家连天。世代着名的医生,爱国志士,竟然没有留下尸体。他的着作也被清政府烧毁了。我们在吕晚村纪念祠看到对方,对方写道:

民族过去的衰落受到严厉的惩罚破碎了白骨。

已经完成了。

河山现在重新洗除了见青天。

吕留良的爱国精神感动,其高风亮节不愧是中国杏林的灵魂。

(河北内丘县鹊山祠)

中国历代名医非常重视传承中医灵魂,他们严格选择传承人。此外,由于中医关系到人民的健康和生命,传授的对象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黄帝内经》说:得到那个人是传说,不是那个人。这意味着。(河北内丘县鹊山祠九龙桥石柏)《素问气交变大论》指出:不告诉别人,就是失道。不是别人,而是慢慢地泄露天宝。不告诉合适的人,这意味着失去了医道,反而告诉不合适的人,那就是泄露天机。

中日友好医院专家室副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焦树德教授说:我的学医学是和祖父学习的。我学医生的时候还是这样,说三年就出师了。这位老师给弟子什么?一个是灯,一个是保险灯,一个是伞,一个是伞,下雨也要去。给你一个灯笼,还是一个保险灯,风吹雨打的日子,晚上你也去,出去看病。所以过去的医德,就是这样流传下来的。

李东垣,金元四大家之一。以其高尚的医德,以其优秀的医术闻名于世。晚年是传医道于后世,收罗天益为弟子,精心教授,把自己的一生学到的东西,没有留下的东西都传给了罗天益。同时,罗天益的日常开支和伙食费也全部由大师李东垣供应。三年后,李东垣奖给罗天益白银几十二。我知道你家的生活很困难,把这些钱送给妻子和孩子吧。罗天益坚决拒绝接受。李东垣说:我一生积累的医术都传给你了,你还在乎这笔钱吗?公元1251年,罗天益匆匆赶到师父的住处。李东垣认为自己快不行了,临终前详细校对生平的着作,分类整理后,全部交给罗天益。李东垣最后对弟子说:这些书不是为了我李高,也不是为了你罗天益,而是为了天下人和后代。我希望你能继续下去,不要在世界上消失。罗天益把师父的教导铭刻在心上。师父去世后,他整理了李东垣的许多着作。在全面继承师父医学思想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了师父的学说,1281年写了《卫生宝鉴》卷。

河北藁城县是罗天益的故乡。遗憾的是,我们已经找不到他的遗迹了。不知道医生是否总是不太引人注目,不像那些娱乐明星,报纸、电视整天露脸,人人都知道。(河北薮城)医生只有在人们生病时才受到重视。罗天益走得很远,但他的家乡街道纵横,广场宽阔,鸽子群振翅高飞。走出藁城,我们的心情似乎有点压抑。突然发现路边有唐代诗人岑参诗云这样的梨树林。春风中,满树梨花,如罗天益的灵魂,洁白、清新、充满活力。

(浙江义乌)

朱震亨,字彦修。浙江义乌人。(浙江义乌朱丹溪陵园)世居丹溪,被称为丹溪翁,是金元四大家之一。朱丹溪从小就聪明学习,长大后立刻学习经书,希望通过科举工作。之后,去了八华山,岁理学家许谦学习了道德生命的说法。有一天,许谦卧病不起,建议朱丹溪学医术。从此,朱丹溪放弃科举,专注于医学学习。因此,中国医学史上有着名的医学大师。

朱丹溪第37代孙朱之江说:朱丹溪他自己是14代,朱丹溪他还有14代。朱丹溪他自身是儒家,他是儒家思想医家德。他平时医疗不为什么,他为大众辛苦。这个故事很多,为劳动者具体说的很多。

据朱丹溪的故乡人介绍,朱丹溪小时候父亲去世了,他依赖母亲和两个人。他30岁的时候,母亲得了脾病,急坏了孝顺的朱丹溪,他到处求医,总是看不见,他立志学医生。苦读艺术5年,自己给妈妈开药方,稳定妈妈的病。后来,他烧毁了准备科举的作业,立志专攻医学。他四处找访,找不到好老师。之后,听说杭州有一个叫罗知水的名医,是今天数一数二的名医,傲慢,拒绝简单地传达医术。朱丹溪听后非常高兴,立刻出身杭州拜见罗知水。出乎意料的是,他从住所到罗知水的家,来回跑了多少次,罗知水总是拒绝接受他,其中多次被门人骂,罗知水冷拒绝。但朱丹溪不灰心,从早到晚站在罗家门口,站了三个月。罗知水被他的诚实感动,终于答应接受他。朱丹溪马上跪下,拜罗知道水为师。此时,他已经44岁了。在罗知水的教导下,他终于成了国内外着名的一代宗师。

我们来到清代名医叶天士的故乡,江苏吴县。

徐主任,叶天士的祠堂还在上面吗?

苏州天平山管理所主任徐根林说:是的,叶天士的祠堂建在山上。他原本隐居在这上面,隐居在山里。他治愈了许多疑难杂症。那样的话,附近的人们把他供应给了神,成了神医。后来(啊)为纪念他修了庙。

我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时候。四面八方的老乡,不约而同地来到叶天士纪念祠堂,祭祀这唯一高尚的医生。

(江苏苏州天平山叶天士纪念室)

<

叶桂,字天士。从12岁开始和父亲一起学习医疗,14岁时父亲去世,和父亲的门人朱某一起学习医疗。但朱某说什么他就能说明,见解在朱某上。于是,他博览群书,精研医经。同时广泛向各家学习医术。到了18岁,已经拜了17位大师。叶天士不断追求医术,谁有技术长度,他向谁学习,虚怀若谷。

在他的家乡,到浙江孝廉和人一起去北京考试的故事。

船到苏州时,他病了。找名医叶天士诊治,叶天士说:现在只是感冒感冒,吃药就行了,你打算去哪里?孝廉说,去考试。叶天士说:从脉象的角度来看,你还患有口渴。下船后,你会发病,没有药可治。你的寿命只有一个月。最好早点回家。说完了,处方子,让弟子记下了这个事件。孝廉回去吃药,感冒果然好了。哭着回去。同伴们说,那是医生吓唬人的。我建议你继续北上考试。船到河里。 嘴,风很难走。同伴去金山寺玩。山上有僧医,问他去哪里?他说要去考试。僧医皱着眉头说,恐怕来不及了。你上船登陆后,就会发生口渴病,寿命只有半个月。孝廉哭着说:叶天士还是对的。僧侣怀疑叶天士说了什么?孝廉回答说他没有药。僧医说:他说错了。如果药物治不好病,上古圣贤留医道干什么?孝廉立刻跪下求救。僧医说:你上岸后,王家营卖秋梨。买车带来,渴茶,饿饭,吃百斤,生病就好了。没有药就能看医生,这不是误了人的生命吗?后来一切都像僧医说的那样,孝廉平安无事。孝廉从首都回来后,带着重金去感谢僧医。僧侣医生拒绝收钱。到苏州后,把这一切告诉叶天士就行了。叶天士听说后,马上摘下医生的品牌,遣返学生,一个人改名去拜师,每天服侍僧医,僧医治了一百多名患者后,觉得和自己的水平一样。老师,我学了多少,可以代替你做几个方法吗?僧医看了他的处方后说:你的医术和叶天士一样,完全可以自立门户,和我学什么?叶天士说:我害怕像叶天士那样误了人的生命,必须学会万无一失。僧医说:你说的比叶天士强得多。一天来了垂死的患者,肚子和孕妇一样。家人说:他腹痛多年,最近恶化了。僧医让叶天士处方。叶天士打开白信三分。僧侣医生一看就笑了。太好了,赶不上我,要小心。这方面要用白信一钱,不仅起死回生,还不复发。叶天士惊讶地说:这个人得到的是虫海,用白信三分钟杀虫就够了。太多的人怎么能忍受呢?僧医说:既然知道有虫子,就不知道虫子的大小吗?这只虫子已经二十英寸了,用三分钟的白信,只能暂时缓解疾病,一定会复发。到那时为止用白信,虫子能抵抗药物,所以没有治疗。最好现在马上用钱杀虫子,绝后患病。僧医说,还是治好了这种病。叶天士心悦诚服,说出了自己真实的名字。僧医感动了他的虚心好学,给了他一本珍贵的医书,从那以后,叶天士的医术更高了。

叶天士心地善良,品德清洁。遇到贫困患者施医舍药,一文不取。清代名人沈德潜在的《回愚文纸币》中写道:患难相告者,倾包拯救,不在乎药物。的双曲馀弦值。’的双曲馀弦值。正因为如此,村民们才永远纪念他,直到今天香火不断。

王清任,字勋臣,河北玉田人。(河北玉田县王清任制药有限公司)《中国医学通史古代卷说,王清任人直言不讳,主义。曾反对官绅以官桥官渡为名敲诈乡村,提出善桥善渡。在公堂辩论时,他的义正词严厉地赢得了胜诉。王清任在鸦鸿桥河东村开了一家小药店,命名为中堂。故意把中字写得很小,讽刺县政府,受到迫害,不得不去别的地方看医生。

《中国医学通史古卷》指出,作为优秀的医学创新家,王清任首先改正了过去医学中脏腑、血管等解剖位置的错误。其次,创立了活血化瘀的新理论,制作了很多新处方,临床上有很好的效果。第三,他提出灵机,记性在脑,不在心,其贡献巨大。梁启超称王清为诚中医界大胆革命者。

全国医古文研究会常务委员会、中国中医药文化研究会常务委员会、温长路先生说:玉田这一带的风俗,唐山这一带有这一风俗。孩子死后,用座位把他包起来埋起来。(那么)这个时候(啊)狗、野兽、狼吃了他,他很吉祥,下一代可以生孩子。当然,这个风俗与这件事无关。这给王清任创造了这样的机会,他有机会去那里看,解剖孩子的尸体,有三十多具尸体。另一种方法是处罚,有些人处罚时犯罪,剖腹产。这是去奉天,去奉天府沈阳,去沈阳,有疯狂的女人,有女人,杀了她的父亲。在沈阳被判死刑,王清任赶到刑场,观察了这位女性的心肝肺等器官。王清任(啊)应该说心肝脾肺肾的观察(啊),他几乎得到了第一手资料,只有这个隔膜没有得到资料。他一直在解决这个问题。后来,所有的刑期,他都去看。之后,他又到北京崇文门,被判刑的是1820年,嘉庆25年,他为隔膜问题寻找第一手资料。去崇文门的吊桥南方,观察这个尸体时,可惜这个尸体又破了,还是没有抓到这个尸体。最后,我终于如愿以偿了。这真一个没有努力的人。看到道光9年,1829年12月13日晚,王清任北京的安定门街,板厂的胡同去官员家看病。这位官员是江宁布政司,他叫恒敬。这个恒敬曾经守护着新疆的哈密,在喀什加尔领导。他在战场上见过很多杀戮的尸体。他对隔膜的一件事,了解得很详细。王清任通过他的理解,座谈解决了这个隔膜的问题。

《医林错误》是王清任着作的中医中药理论着作之一。王清任的学术思想、创新精神、治疗经验、他一生的心血凝聚在这部着作中。

附录:《黄帝内经·素问·气交大论篇第69》全文

气交变大论篇六十九

黄帝问:五运更开始,应天期,阴阳往复,寒暑迎接,真邪相薄,内外分离,六经波动,五气倾斜,太过分,专胜合并,愿言其开始,有常名,能闻到吗?

岐伯稽先生再次说:昭然而闻,也是明道。这位上帝贵,先师传,臣不敏感,经常听其旨意。

帝说:馀闻不告诉别人,失道,不告诉别人,慢慢泄漏天宝。馀诚菲德,虽然不够道路,但是大家都很悲哀,希望丈夫保护无限,流向无限,馀司的事,做什么呢?

岐伯说:请说话。《上经》说:夫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持续很长时间。

帝说:什么?

岐伯说:本气位也。天人,天文也位置者,地理也通过人气变化者,人事也通过。因此,太过者先天,不及后天,所谓治愈,人也应该。

帝说:五运之化,怎么样?

岐伯说:岁木太多,风气流行,脾土受邪。民病泄漏,减肥,冤罪肠鸣,腹支满,适应岁星。突然生气,眩晕,化气不政,生气独治,云飞,草木不宁,甚至摇晃,威胁痛吐,冲阳绝人,死亡不治,应该是白星。

岁火太过,炎热疫情,金肺受邪。民病疟疾,少咳喘,血溢血下注,干燥耳聋,中热肩背热,应该是荧光混乱的星星。胸痛、恐吓满、恐吓痛、背肩胛骨之间的疼痛、胳膊内的疼痛、身体热骨的疼痛是淫秽。呼吸不行,长气独明,雨霜寒,应星。来到少阴少阳,火炳,冰泉干涸,物焦憔悴。病反妄狂,咳嗽呼吸,血溢出,太渊绝人死亡,应对荧光迷惑星。

岁土太过,雨湿流行,肾水受邪。民病腹痛,土耳其不愉快,体重不公平,应该去镇星。甚至肌肉萎缩,脚萎缩,行善,脚痛,饮用中,饮食减少,四肢抬不起来,出生。脏气伏,化气独治,泉涌河派,干涸泽生鱼,风雨大,土崩,鳞片见陆,病腹溢出肠鸣,相反,太貔貅绝人,死亡不治,应岁星。

岁金太多,干燥气流行,肝木受邪。民病的双重威胁下腹痛少,眼睛红痛,眼角溃疡,耳朵什么也听不见,肃然起来,体重不公平,胸痛引起背痛,双重威胁满,腹痛少,上面应该是白星。喘咳逆气,肩背痛,屁股膝关节,脚都病了,应该是荧乱星。生气,生气,草木收敛,苍干凋落,疾病反暴痛,威胁不可逆转,咳嗽反而血溢,过于冲锋,死亡不治,应该是白星。

岁水太多,寒气流行,邪恶心火。民病身热、烦躁、心悸、阴厥、上下中寒、傲慢、心痛、寒气早至、上应辰星。甚至腹胫肿胀,咳嗽,卧汗出忌风,下大雨,埃雾朦胧,应对镇星。

到了太阳,雨雪霜有时下降,湿气变化,疾病充满腹部,肠鸣瀑布泄漏,食物不化,渴望傲慢,神门绝人,死亡不治,应该困惑星星。

帝说:善。那个怎么样?

岐伯说:听得很清楚!岁木不及,干燥是大行,生气失败,草木晚荣,肃杀,刚杀,刚树放,柔软苍干,上面应该是白星。民病中威胁痛,腹痛少,肠鸣瀑布泄漏,冷雨时到达,应该是白星,谷苍。到了阳明,生气失政,草木再次荣耀,化气急躁,应该去太白镇星,其主要是苍早。复发炎热流火,湿性干燥柔软,草木憔悴,下体再生,花实齐化,病寒炎热痤疮,上应荧光混乱,白色,谷白坚固。白露早降,收杀气行,寒雨害物,虫食甘黄,脾土受邪,红气后化,心晚治,胜肺金,白气屈,谷不成,咳嗽,上应荧光混乱太白星。

岁火不足,寒冷是大行,长政不用,物荣下降,凝结惨烈,阳气不化,荣美,应对星星。民病胸痛,威胁满满,两威胁痛,背肩脾间和两臂内痛,郁郁朦胧,心痛暴食,胸腹大,威胁腰背痛,甚至屈不可伸,髋关节不同,应该是银糊、星星、谷丹。复发抑郁,下大雨,黑气侮辱,疾病蜂拥而至,饮食不足,寒中肠鸣,腹痛泄漏,瘫痪,身体不舒服,不能上镇星星,玄谷。

岁土不足,风大,化气不令,草木茂盛,飘扬,秀而不现实,适应岁星。民病泄霍乱,体重腹痛,筋骨32瓦,肌肉,善怒,隐气举事,蛰虫早伏,咸病寒中,上岁星镇星,下谷。复则收政严峻,名木苍凋。胸部暴痛,下腹少,善太息,虫食甘黄,气客脾,民食少,苍谷损伤,上白,岁星。到了土耳其的阴影,流水不冰,昆虫来了,不用藏气,白色不复活,应岁星,民乃康。

岁金不足,炎热可行,愤怒可用,长气专胜,平物茂盛,干燥可行,应该困惑星星。民病背重,子嚏,血便注射,呼吸后,上面应该是白星,谷坚芒。再次寒雨暴雨,再加上零,冰雹霜雪杀物,土耳其,阳反向上升,头脑疼痛,延长脑顶发热,应该是辰星,丹谷不行,民病口疮,甚至疼痛。

岁水不足,湿气大,长气反用,其化学速度快,热雨数量多,应对镇星。民病腹满,身体湿润,寒溃疡流水,腰股疼痛,腿膝不便,不公平,土耳其脚疼,甚至根肿,藏气不政,肾气不平衡,上应辰星,谷。一到太阴,寒冷就数举,蛰虫早藏,地积冰,阳光不治,民病寒冷,腹胀,应镇星,应主谷。一旦发生大风,草就会发生。 偃木零,生长不新鲜,颜色变化,筋骨和骨头并排,肉,眼睛,物质疏远,肌肉梁发,气并隔,心腹疼,黄气损伤,谷不登,应岁星。

帝说:善。我希望那个时候也能听到。

岐伯说:我问你好!木不及,春天有鸣律的化,秋天有雾露清凉的政治春天有惨烈的残贼胜利,夏天有炎热的夏天的炎热。那个网络,那个肝脏,那个病的内舍威胁,外关节。

火比不上,夏天有明显的变化,冬天有严肃的霜冷政治夏天有悲惨的凝冷胜利,有时埃昏大雨复活。那个网络南方,那个脏心,那个病的内舍受到威胁,外在的经络。

土比不上,四维有埃云润泽的化,春天有鸣条鼓的政治四维发展的变化,秋天有肃杀霖的复活。那个网络四维,那个脾脏,那个病舍心腹,外在肌肉四肢。

金不足,夏天有明显郁闷的命令,冬天有严肃的应对夏天有炎烁,秋天有冰雹霜雪的复苏。那个网络,那个脏肺,那个病在肩膀的背上,外面有毛。

水不足,四维有震润埃云的化,有时会有和风生发的四维发埃突然变化,有时会有振动的恢复。那个北,那个肾脏,那个病内舍腰脊髓,外面在貔貅谷踢膝盖。

丈夫五运的政治,还有权衡,高者抑制,下者举起,化者应该,变者应该复活。这种长生化成为收藏的理由,气常也异常的话,天地就会堵塞。因此,天地的动向,以神为纪,阴阳往复,寒暑表现出兆头。

帝说:夫子的话五气之变,四时之应,可以说是知道的。丈夫的动荡,触摸,无常,突然灾害,为什么期待?

岐伯说:天地的变化,固然不常见,德化政令灾害,也不同。

帝说:什么?

岐伯说:东方生风,风生树的德敷和化生荣的政治舒适,使风变振,其灾害散落。南方生热,热生火的德表明,那个西藏茂的政明曜,那个令人发热的销售闪烁,那个灾害的杏仁。中央湿润,湿润土壤的德蒸,其化丰备的政治安静,使其湿润骤注,其灾害崩溃。西方干燥,干燥生金的德清洁,其化收敛的政力切,其干燥的变肃杀死,其灾害苍苍。北方出现寒冷,出现寒冷的水的德是悲伤的沧海,它变得安静的政治是认真的,它变成了寒冷的凛冽,它变成了冰雹霜雪。调查其动向,有德有化,有政有令,有灾害,有物由此,人也应该。

帝说:丈夫和妻子的话太过时了,应该是五星级,现在丈夫的德化政令,灾害的变化,非常多,突然动摇,那也变了吗?

岐伯说:承天而行,没有妄动,什么都不做。突然动人,气的交换也不应该模糊。所以,不要突然突然突然突然。

帝说:我该怎么办?

岐伯说:各自气化。

帝说:那个行的徐病怎么样?

岐伯说:道长,反守小,节约。走在路上,走得快,走得快,走得快,走得快,走得快,走得快。长时间留下戒指,离开或附着是议灾和其德。接近就小,远就大。芒大,倍常之一,其化非常普通之二,其网络也是普通之一,气化减少的普通之二是临视,节约过度和德国。德者福之,过者伐之。像现在一样,高,下近大,大喜怒,小祸福远。岁运太多,运星北越,运气相配,各行各业。因此,岁运太多,怕星星失色兼母,不及时,颜色兼顾不了。肖者屈曲,不知其妙,闵闵之当,哪个好。妄行无征,害怕侯王。

帝说:那场灾害该怎么办?

岐伯说:也各自化。因此,盛衰,凌犯有逆从,留守有多少,形见善恶,宿属有胜负,应有吉凶。

帝说:那个善恶是什么?

岐伯说:有喜有怒,有忧有丧,有泽虑也有丧失,常也要注意。

帝说:六个人的高度不一样吗?

岐伯说:看起来很高,一个也应该,故人也应该。

帝说:善。那个德化政令的动向损益怎么样?

岐伯说:夫德化政治使灾害发生,不能加在一起的胜复盛衰,不能加在一起的交易大小,不能加在一起的升降,不能加在一起的各自动复耳。

帝说:那个病怎么样?

岐伯说:气化者,德之祥的政令者,气章的变化者,复活纪律的灾害者,受伤的开始。气相胜者和,不胜者病,重感邪恶也很重要。

帝说:善。精光论,大圣之业,宣明大街,无限,无限。馀闻之,善言天人,必须是人的善言古人,必须是现在经验的善言者,必须是表扬物品的善言者,同天地化的善言变化者,通神的理由,不是夫妻的错误可以说是道理!

选择良兆隐藏的灵室,每次读,生命就是气交变。非斋戒不敢发,慎重传达。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