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琵琶遇上交响

光明网 阅读:89604 2020-11-20 12:17:37

原标题:当琵琶遇上交响

当琵琶遇上交响

——听“乐鸣东方”赵聪与上海爱乐乐团交响音乐会

赵聪与上海爱乐乐团交响音乐会现场

小时候看过一幅名为《反弹琵琶》的工笔画,一位唐朝装束的女子,身姿窈窕,将琵琶反手举在肩后,纤纤玉指似在琴弦上弹拨;读中学的时候,白居易的《琵琶行》让我认识了那位琵琶演奏技艺超群、“老大嫁作商人妇”的女子,她在一叶小舟上,弹指拨弦间,如诉如泣的乐声飘荡在湖心,空灵幽远……于是,曾固执地认为,琵琶是属于女性的乐器,琵琶演奏家赵聪无疑符合我的这种认知。然而,由赵聪和上海爱乐乐团带来的这场“乐鸣东方”的音乐会,却让我心存疑虑——琵琶孤独超群的气质,遇到交响又会发生什么?它该如何在浑厚的交响中自信而独立地“引吭高歌”?

10月14日,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音乐厅,“乐鸣东方”赵聪与上海爱乐乐团交响音乐会拉开帷幕。序曲为邵恩作曲的交响曲《旭日东升》,上半场有两首琵琶与乐队《绽放》 《丝路飞天》 ,一首琵琶与弦乐四重奏《玫瑰探戈》;下半场为琵琶组曲《乐鸣东方》世界首演。在这些作品中,赵聪除了担任琵琶演奏外,还参与了几乎每一首作品的作曲工作。《绽放》是赵聪根据《夜雨双唱》《放马山歌》(马久越曲)改编创作,后被指挥家陈燮阳改编为管弦乐版,整首乐曲就如其名,自始至终具有一种蓬勃激荡的律动;《丝路飞天》是赵聪受中央民族乐团委约,于2014年前往甘肃敦煌采风,并在美国完成的一首琵琶协奏曲,音乐画面感十足,仿佛能看到一位手持琵琶的飞天女子,踩着五色祥云,从遥远的古代穿越而来,这首作品从创作至今已经在国内外演出数百场之多;《玫瑰探戈》也是以赵聪为主作曲的一首作品,创作于2012年,素材源于伦敦奥运会期间,中国之夜音乐会候场时与西班牙乐队即兴演奏的一段旋律,经过不断改编创作,而形成的一首颇具都市风韵的琵琶与弦乐四重奏。

本场音乐会的重头戏,是下半场的《乐鸣东方》。这首作品是上海市浦东区有关部门于2018年委约赵聪作曲的一首琵琶与交响乐组曲。组曲分为三个乐章,第一乐章《为侬词》,通过对女性美的细细描摹,让人们体味江南的温婉内敛、精致古典;第二乐章《夜上海》,以“外滩”作为观察视角,将上海这座城市的斑斓色彩逐一展现;第三乐章《乐鸣东方》,是国际化大都市的全景描绘,精神饱满、自强自立、分秒必争、器宇轩昂,人们听到的是一个充满活力奋发前行的上海。

在音乐会中场休息前,有一个“彩蛋” ,那就是临时赶来的舞蹈家黄豆豆与赵聪即兴合作“男版飞天”,没有事先的沟通,更没有先期的排练,两位艺术家却合作得相当默契,如果不是事先得知,几乎看不出任何破绽,这说明两位都是技艺超群的大家,也更说明赵聪是一位具有与不同艺术形式均能实现完美合作的全能演奏家。

从本场音乐会的曲目安排来看,均是近些年新创作品。而将这些新的作品集中于一台音乐会中,估计在赵聪的演奏生涯里也不多见。音乐会和琵琶有关的四首作品,赵聪都是“主打”,作品集中,体量更大,难度也更高。琵琶的音量在大的音乐厅和交响乐队的包围下,传声效果肯定会受到影响,所以演出的时候必然需要通过扩音设备对音量进行补充,但是这也会带来一系列现实问题,比如对于演奏家的技术、技巧的精准提出更严苛的要求,因为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失误,都会被无限放大。另外,琵琶的音色如何与交响的配器更自然地融合在一起,对作曲家和演奏者都是比较大的挑战。

令人欣慰的是,在目前展示的这四首作品中,所有令人担心的问题都没有出现。从创作上来说,这几首作品都根植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深厚的土壤中,是在此基础上的再创作,同时根据作品表现的主题,自然巧妙地与西方的交响乐、弦乐、爵士乐等有机融合,使得作品不仅具有鲜明的中国民族风韵,同时又具有很强的当代性,是中国风格的当代演绎。作为琵琶演奏家,赵聪集众家之长于一身,手法多变、刚柔相济,有优美的轻灵舒缓,有刚劲的力量坚毅,更有珠玉落盘的爽利,琵琶在赵聪的手中已不仅是一件展示技巧和技术的乐器,更是具有生命的倾诉者,从赵聪指尖流淌出来的每一个音符,都会深深打动每一位聆听者。

从一场音乐会,便可以看出琵琶演奏家赵聪的艺术追求,乐器可以是传统的,乐器演奏的音乐却是可以与当代人形成共鸣的。其实,所有的传统都曾经是现代,所有的现代也都昭示着未来,所谓与时俱进,就是踏着前人的脚印,去蹚出一条更新的路。赵聪正是这样做的,而她,已经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