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吨假黄金官司要在西安打,被骗的15家信托公司有救了?

独角金融 阅读:91538 2020-10-14 08:05:46

作者:雷晨

来源:独角金融

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武汉金凰假黄金案又有了新的进展!

今年2月,东莞信托随机抽验武汉金凰珠宝一单抵债黄金时,发现金条内部成分为铜合金。5月,民生信托对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开箱验测,结果显示“黄金”主要成分同样为铜合金!

随后,一个“80吨假黄金200亿大骗局”再也纸包不住火,武汉金凰迅速从一家并不知名的珠宝公司成为舆论焦点。同时牵扯15家信托公司牵扯,长安信托也在其中。

由于武汉金凰在质押的时候买了保险,所以长安信托向所在地的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人保财险赔偿约8.21亿元。

对此,人保财险方面依法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随后被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人保财险方面对裁定不服,进而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10月1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一则《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人保财险与长安信托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裁定书》,揭晓了对人保财险方面管辖权异议的裁定结果。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陕西高院裁定管辖权:西安

原来,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人保财险因与被上诉人长安信托财产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陕01民初149号民事裁定,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周亚珠律师对独角金融表示,“一般来说,管辖权在民事诉讼中的概念即某人民法院对该案件是否有权限审理。通俗来讲,管辖权解决的是去哪个法院起诉,哪家法院有权审理某个案件。”

在一审中,长安信托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人保财险共同赔偿其约8.21亿元,并承担该案诉讼费、律师费、保全费等费用。

对此,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和人保财险在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上诉中要求,撤销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陕01民初149号民事裁定,将本案移送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

简而言之,人保财险方面的二审诉求就是:大家不要在西安打官司,要打就去武汉打。不过,这一诉求被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

据悉,武汉金凰曾作为被保险人向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投保,保单后附约定,后者为其出质黄金承保质量和重量,单一受益人为长安信托。保单项下争议向受益人所在地法院起诉。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长安信托的所在地正是陕西西安。不过,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和人保财险认为,长安信托不享有诉权,一审法院应裁定驳回长安信托的起诉。

图片来源:裁判文书网

如今,人保财险方面的管辖权异议被驳回。那么,法院裁定管辖权之后,案件接下来将如何发展?

“管辖权确定后,各方对管辖权的争议就定分止争,案件开始进入法院的实体审理阶段,即对案件事实进行审理,即对案件实际情况及法律责任进行认定。”周亚珠律师分析道。

百亿黄金造假后,究竟谁来赔偿?

说起人保财险与长安信托的“结缘”,就不得不提到武汉金凰——国内最大的黄金首饰制造商之一。

2017年9月26日,武汉金凰作为借款人与长安信托作为贷款人签订信托贷款合同,金额10亿元,贷款期限24个月。

当天,武汉金凰作为出质人,与质权人长安信托签订《黄金质押合同》约定,武汉金凰以黄金向长安信托出质,保证上述10亿元贷款合同中长安信托的权利实现。

没成想,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却名不副实。

追溯至2018年,武汉金凰向多家金融机构质押了大量黄金融资。除了长安信托,被卷入其中的信托公司还包括民生信托、东莞信托、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等共计15家信托公司。

今年2月,东莞信托随机抽验武汉金凰珠宝一单抵债黄金时,发现金条内部成分为铜合金。5月,民生信托对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开箱验测,结果显示“黄金”主要成分同样为铜合金。

至此,武汉金凰假黄金事件正式走进公众视野。据独角金融了解,目前,武汉金凰未到期的融资额约160亿元,对应质押黄金83.03吨,涉及15家金融机构。

涉及的15家信托公司中,包括民生信托40.74亿元、恒丰银行38.94亿元、东莞信托33.7亿元、安信信托19.19亿元、四川信托18.1亿元。

实际上,2019年下半年起,武汉金凰就开始经营异常,出现信托兑付危机,公司百亿抵押物被法院强制执行,实控人股权被冻结。

图片来源:企业预警通

由于质押融资的同时,武汉金凰买了保险增信,为此部分信托机构向承保的人保财险武汉分公司索赔。人保方面则表示,索赔不符合保险合同约定。

“武汉金凰用虚假黄金来投保,涉嫌保险诈骗,保险合同无效,因此我们不承担赔付责任。”8月24日,人保财险总裁谢一群在中国人保2020年上半年业绩发布会上公开表示。

关于人保财险是否应该赔偿,市场上观点不一。一位资深保险人对独角金融表示,“至于是否赔偿,从目前的条款上看不出明显的依据。”

上述保险人士还表示:“以黄金进行投保的情况比较少见,一般条款里没有,特别约定的除外。”

从10月10日的裁定书内容来看,武汉金凰假黄金案尚未有最终结果,陕西高院做出二审裁定,驳回人保财险方面提出的管辖权异议上诉。

也就是说,长安信托和人保财险双方仍将会在西安打官司。而武汉金凰百亿假黄金案尚未开始审理,谁来承担赔偿责任目前未有定论。你对此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交流。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