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价投们,你正在一堆不靠谱的数据上做研究?

格菲资本 阅读:3756 2020-10-13 20:05:37

今天,主要是来分享一下自己走过的弯路,谈谈作为一个没什么行业资源的人,如何在无法获得有效数据的情况下做研究。(所介绍的方法可能只适用于消费行业)

我以前看到巴菲特说自己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企业的年报,有些不理解,因为大部分投资者可能绝大部分时间花在看招股书、卖方报告、调研纪要上,巴菲特是怎么把时间都花在看年报上的?

当然,这事情我好像也做过,我写第一份报告的时候,只看了那个公司历史的所有年报,然后找行业内的从业者交流,几乎没看过卖方报告,写完后我还能从卖方报告中找出一大堆违背事实的地方。

但有意义吗?

说实话,我那时候是没学会怎么使用手头的工具,纯粹是蠢人瞎使劲,把树木研究得清清楚楚,对整个森林却所知甚少。

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关键点,当哪些数据发生时,我就应该改变自己的观点。

大部分投资研究者看到Frost&Sullivan等类似的机构字眼,可能会很兴奋,因为数据来啦,终于有人告诉市场有多大、增速是多少、格局怎么样了,实在找不到数据了,咋办?

有一个万能的数据来源——“产业在线”,一切看似不可能有的数据它都能有,但是呢,它的数据也是东搬西抄过来的,而且你还不知道数据来源在哪里。

我以前是一个很重视整体行业研究的人,相信有很多人有相似的习惯,我们恨不得把市场算得很清楚,把份额精确到个位数。

行业规模/增速/竞争格局等,我会特别在意数据来源,看到一个数据,我一定要找到它的原文,然后看看上下文是什么,统计方法是什么,这个机构靠不靠谱等,然后自己再想方法去算一遍,看看差距会不会很大,符不符合常识。

我还有强迫症,我一定要使用最近一年的数据,不用我难受,我甚至不愿意截图卖方的报告,而是去数据源头下载最新数据后,自己作图。

这种研究方法下,我会在行业研究上花大量的时间。

举个例子,我曾经在研究调味品上,发现很多第三方数据都有缺陷,然后我自己花了大量的时间去通过微观宏观数据把行业概况测算了一遍。

最后呢?

无非是比别人更清楚这个东西到底1000亿,还是1500亿,这个份额到底15%还是18%,然后呢?然后没有了。

我的数据就是对的吗?它的数据就是错的吗?纠结对和错,多和少真的有价值吗?

有一次吃饭,我的朋友告诉我:“你刚刚讲的东西,已经足够你去做个产业专家啦,以后开电话会议找你啊。”(我当时没听出来他在讽刺我哈)

还是我的老师点醒了我,他说:“照你这个研究方式,等你研究茅台的时候,研究到最后恐怕就是搞个爬虫,每天去爬一爬价格啊/销量啊什么的,有意义吗?

看似勤奋的愚蠢之举!”

我想了想,好像是哦,我研究海底捞的时候,也是想着要是能搞个爬虫,每天把app上全国各地的店铺数据、排队数据爬下来,就能实现有效跟踪了。(事实上也有机构那时候就做出来了)

业内做得最极致的,肯定是某些有资源的机构,直接找到上市公司的相关人物,然后在他那里实时地了解到最新的数据。

问题来了,你要是一个核心人物都不认识,普通人难道就没有出路了吗?再者,你把董监高都认识了,人家整个销售中心的数据对你敞开大门,难道就能做好投资了?

当然,市场上也有另一种极端,就是蹲工厂门口数货车的(现在升级无人机了哈),跑超市里数人头,看看卖得好不好,问一问导购员之类,勤奋点的,跑个几十家超市,做几十页草根调研报告交给老板。

这就是纯粹在锻炼身体了,样本偏差会让你产生误解。

就算你能获得全国所有连锁商超的月度数据,在大部分情况下你依旧难以根据某个月的变化来分析该公司的竞争力是否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当然,少数情况下是有重要意义的,比如19年Q1底部的百润)

数据和数据,应该怎么分类和使用?

当然,我也会成长的嘛,后来我就慢慢明白了应该把力气花在哪里,也把这些经验(血泪史)分享给大家。

投资研究不是科学研究,大部分时候,你的研究结果只需要分析发展趋势,判断方向,识别真伪,不需要精确的数值也能取得收益。

一般情况下,一个投资者会接收到几个层次的信息来源:

1、各种第三方机构给的整体市场数据;

2、通过调研得到的数据;

3、各种媒体、新闻、网站上的数据;

4、财务报表数据/招股书。

前三个数据从本质上都是相似的,对于大部分的消费品,你不可能知道准确值。你告诉我酱油的市场具体是多少亿,可信吗?

市场上存在哪个人都真正地搞清楚酱油市场具体是多少亿吗?海天的市占率到底是16%还是18%或是20%呢?

而且最头疼的就是,当一个市场上同时有多个机构对一个市场进行统计预测,然后各自还相差老远,这时候你是不是就懵了。

(举个例子,肉毒素市场,市场上口径起码有四五个,从十几亿到六十几亿都有人说)

其实呢,就算是统计局发布的数据,很多也是通过样本数据反推的,一个人力物力财力都有限的第三方机构,你指望它能给你个准确的数据,是不是有些期望太高了。

说实话,人口普查的数据都可能有很多偏差因素,你只能是模糊的正确。

从数据的准确度和相关度来说,只有财务报表数据/招股书的业务数据是最有效的信息,但难题在于,每个人从一份年报中看到的信息是不同的,越厉害的高手,越能透过一份年报看到事情的全貌。

所以事情的关键点在于:你怎么综合地使用手上所有的数据。

其实任何一个数据都是有价值的,没有谁是对的谁是错的,但有优先级的排名。你手里有100个不同来源的数据,可能他们之间还相互打架,没关系,这个事情就像是盲人摸象,你请了100个幕僚,他们从自己的角度告诉你,摸到的这头大象,是一个什么手感,是柱子还是扇子。

那么关键的问题就在于,使用数据的人是否具备综合分析数据的能力。

从优先级的角度,肯定是财报优先,然后才是其他信源。

举个例子,你发现某企业最新一期的毛利率出现了下降、费用率开始上升、库存周转开始变慢,那么这个数据的背后可能有10种可能的解释,然后你通过第三方研究机构的报告、调研资料、草根调研,去尽可能地收集信息,最后从10种可能中,找到最有可能符合事实的1种可能或者依旧是几种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你可能还是没有找到百分比肯定的那个原因,但你可能依旧有买入或者卖出的结论了。带上财报这个金箍~

举个例子,你看到第三方机构告诉你,我国的人均用纸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个护类用品品类扩张空间巨大。

然后你信心满满地打开恒安国际、维达的财报,发现他们过去几年的业务数据好像不能说明这个事情啊。

那么在这个时候,你取信于行业数据还是取信于财报数据呢?不用说,肯定是财报数据啊。

再举个例子,关于涪陵榨菜的报告,大家都会提到一个逻辑——品类扩张有很大的空间。

然后会告诉你酱腌菜的市场有多大,乌江靠一款榨菜已经绑定了多少用户,接下来公司只要凭借自己的品牌和渠道,就能成功地导入新品类。

Ok,那你可以去看一看14年的财报,那时候大张旗鼓搞过海带丝和萝卜干,没成对吧?然后你再看看收购的惠通泡菜,数据好像也挺一般的是吧?

这个时候公司说,惠通的牌子不够响,我换乌江试试。然后惠通泡菜换个马甲,改乌江的品牌上,数据好像也挺一般的。

我相信说到这里,你应该有一些判断了,而这个判断完全是源于财报,而不是行业数据或者调研数据。

做不成背后的原因可能有100种解释,公司可能也会给你1~2种解释,但它说真话还是假话重要吗?

不重要,你只要知道,这个逻辑可能没那么流畅,你需要警惕这个事情。

再举个例子,中国中免,免税,所有人看第三方机构的数据,都知道我国的海外消费市场有多大,国内的渗透率还有多大的提升空间,客单价和购买人次都有超级远大的前景。

这些观点当然是正确的,但在某些时候它也会失灵,需要我们从微观的数据去跟踪验证。

比如说2016年,海南放开了免税购物政策,额度从8000提高到了16000,这个时候你可以看到,海棠湾的客单价有15.4%的提升,明显强于前几年,说明这个政策是有效的,之前限制客单价的确确实实有部分因素是额度的问题。

2018年底,额度从16000再次放开到30000元,但2019年客单价只提高了2.3%,显然微观的数据已经开始不灵了。

你就开始琢磨,难道海南的免税消费就此到顶了吗?

如果不是,到底是啥原因,是价格太贵了没吸引力了?

还是说顾客很想买化妆品但12件额度根本不购买?还是说顾客想买LV,但你海棠湾压根就没有LV呢?

这些事情都有可能,这时候调研就有作用了,你去亲身体验下,去和海棠湾的经理聊一聊,去听听专家电话会议,可能就知道原因出在哪里了。

说了这么多,你大概能知道巴菲特为啥最主要的时间在看年报了吧?

从技巧上说,目前市场上普遍没有重视资产负债表,也没有重视一些细节的特征数据。一个年报起码能得到几十项信息,这里头可能有10项指向了同一个可能的结果,足以让你判断一个事情大概率是对的。

现阶段,我暂时能够理解到的有效研究,就是以公司的微观数据为基石,然后在一堆杂乱的甚至互相矛盾的第三方数据和逻辑中找到更多的关键点,让手里的这头大象的形象丰富 起来,最后我需要得到的,是变化中的不变因素。然后,再通过跟踪变化的数据,来验证之前总结过的不变因素是否符合事实,是否需要更新观点?这些动态信息是状态短期变化的一种呈现,还是属性的长期变质的一叶知秋呢?

欢迎交流指正~

作者:30秒

免责声明:文中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对任何一方均不构成投资建议。

版权保护:著作权归原创作者所有,欢迎转发并标明出处。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