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青少年创业助贫协会委员卢宇:从“穷屌丝”到“钻石王老五”

时代镜头 阅读:3756 2020-10-13 10:04:41

新青年报记者 肖洋 徐湘 受访者供图

“曾经有老师对我说,就你这动手能力,一辈子也没有出息。”

10月9日,全国青少年创业助贫协会召开。作为全国青少年创业助贫协会和广西代表团的一员,全国青少年创业助贫协会委员和广西区块链应用实践组组长卢宇,讲述了他如何从无到有的脱贫故事。

面对来自五湖四海的全国青创委员,他说,这几年来,广西区块链发展变化很大。

曾经广西这个在古代誉为乌烟瘴气、罪犯流放的地方,如今成为了全国首屈一指的区块链应用实践场地,背靠着东盟13国,使得区块链的应用更加广泛和实际。

“刚开始只是怀着兴趣去看待它,从来没有想过他能给我们的生活带来那么大的变化。”

目前,全国从事区块链产业应用的群体大约有300万人,而其中,有将近1/3的人都在使用着广西区块链应用实践组研究出来的产物;

“与其叫我们全国青少年创业助贫协会,不如改口叫全国青少年区块链孵化地”受到采访时,组长卢宇如是说。

2012年,刚上大学的卢宇,就因贪玩和性格原因,经常性的旷课,从而成为了老师眼中的“坏学生”和学生眼中的“烂仔。”随后,因为没有得到充分的学习,导致了他连续留级3年。学校多次通知仍不悔改后,联系上了他的家长,致使家中长辈一气之下断了他的生活费;

“可能那是我生活的转折点,要是没有生活压力,或许我还在按部就班的工作”断了生活费后,为了使得自己“活下去”,卢宇找了几个玩得好的朋友,组建了第一次的创业团队,专门寻找一些互联网的“网赚”项目赚钱;

他说: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活过来了,我再也不会浑浑噩噩的每天去KTV,每天下课就跟舍友开黑打游戏,我脑子里只想着怎么赚钱,赚钱使我感到愉悦,让我有成就感;

也许是命运之神的照顾,又也许是压力变了动力,他的创业成功了,在互联网当中,他带领的整个小团队,都实现了那个年龄段的“财富梦想”,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可惜好景不长,做了2年半,市场的热度就过去了,也因此,曾经共同奋战的伙伴走向了天南地北”说到这,可以明显看到他脸上的落寞。

此后15年底到16年中,他什么也没做,只每天反思曾经走过的历程,思考一些失败的案例,同时用旁观者角度去看整个市场,看世界国情与中国国情。

“这应该是上帝视角,让我看到了我的不足,也从此让我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感谢那段时间,让我把每天必玩的游戏换成每天必看的新闻”他笑着说。

16年底后,从国外发达国家开始流行区块链的理念,并且有席卷全球之势,彼时,国内还没有任何关于区块链的详细介绍和应用。

“我研究过它,一个很新颖的东西,也很实用,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大佬和国家都没有去行动起来,我感谢这是一个机会”,同年9月,广西区块链应用实践研究室成立,卢宇任第一任组长;

广西区块链应用实践研究院成立时,只有不到10位合伙人,并且都为“90后”,因经验和年龄问题,刚成立的研究院并没有得到哪一家机构的投资和青睐,“我们想过要融资,但是无疑都失败了;”

“其实刚成立时,过来的人只是因为好玩而参与,没有谁想过他迸发的效果有那么大”刚成立的研究院因资金问题,不得已租了间不到100平的办公室,“那时候电脑都是自带的”,每个合伙人凑集了1万块钱,每天呆在电脑前,翻着墙查询国外的一些关于区块链的研究报告和可行性分析,终于在年轻的动力下,他们瞄准了区块链衍生的第一个产物“比特币”,从而决定出手。

“我们开始决定买它时,其实不是所有合伙人都同意全盘砸下,但最终投票还是多数愿意放手一搏,换成现在我肯定不敢”,最终,区块链应用实践研究院的第一战宣告成功,以6个月的努力,使得投入交易所的资金增长了1000倍。也因此成为了区块链币圈领域的知名人物。

“当知道我们成为了亿万富翁的那一刻,我们起码三天不曾睡好”

后来,这笔钱除却被分红的小部分,大部分用来当成了扩张研究院的初始资金,他开始大肆招兵买马。并于18年底受邀加入全国青少年创业助贫协会出任委员,负责传播创业知识与能量。截止2020年10月,他所教授和参与听讲的学生多达2万人次,招收和深度培育的学员有80%以上都成为了普通人眼中的“百万富翁”

如今,广西区块链应用实践研究院已经扩张到了拥有160多名研究员,3个研究小组,40多个全国巡回专职讲座的“行业庞然大物”,而由它所开发的产品遍布全国各地,使得中国在全球的区块链领域也占据了一定的影响力。

声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发表评论